日本专家:再有 100 年也无法攻克癌症

导读

健康人体内一天也有 5000 个癌细胞在发生和消亡。而我们体内的免疫细胞总是精准地将 5000 个癌细胞消灭掉。所以,健康人还是健康人。

5 月 18 日,日本各大电视台的新闻节目,都播报了日本 44 岁的歌舞伎著名演员中村狮童,在最近的定期体检中,诊断出肺腺癌。虽属早期(直径在 5 毫米—10 毫米之间),虽然主治医生说只要立即手术就能“完治”,但这条消息还是冲击了日本社会,使人们再次认识到日本确实是个癌症大国,癌症与每个人确实都有关联。根据日本国立癌症中心的统计数据,2015 年的这一年,被诊断出新癌症患者为 982100 人。日本确实进入了 2 人中有 1 人的患癌时代,癌症成了日本人的国民病。

中川惠一是东京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放射科教授。他在前二年出版《癌症练习账本》(新潮社)一书。书的开篇先亮出了一道智力竞赛题:

癌症检查没有任何问题的 A(40 岁),其体内一天有多少癌细胞诞生?

①5 个 ②500 个 ③5000 个

如果不是癌症怀疑者的话,正解是否是 0 个?读者肯定会这样想。

但遗憾的是答案为③。因为最新的研究表明,健康人体内一天也有 5000 个癌细胞在发生和消亡。而我们体内的免疫细胞总是精准地将 5000 个癌细胞消灭掉。所以,健康人还是健康人。

但问题是世上没有常胜将军。这“5000 胜 0 败”的战绩也不总是不败神话,总有一天会有城门失守的一天。当人的免疫力低下的时候,当人的年岁增长的时候,这 5000 个癌细胞就会有一个或几个是免疫细胞的漏网之鱼。所以,癌可以定义为细胞的老化,也可定义为“4999 胜 1 败”。因为癌,就是从一个细胞发生的。一个癌细胞发展到一厘米大小肿块,就意味着有 10 亿个癌细胞形成的肿块。

而另外一名医学博士,日本难治癌症专门医生森崎隆则在 2015 年出版《不断念——癌症治疗的八大条》(现代书林)一书。他传递的一个信息是我们的认知必须从知癌开始。他说人类可以开启宇宙时代,但对癌症却还属于全然不知的状态。现在全世界对癌的解明,还不到 10%。

美国肿瘤内科医生姆卡基著有《向疾病之王癌症挑战 人类 4000 年的苦斗》。日本有早川书房出版的翻译家田中文的翻译本。这本书对癌症是这样描述的:在令人类痛苦不堪的疾病中,癌症是最为强力的。从最终意义上看,人类不可能战胜癌症。现在的癌症生物学研究也表明:癌细胞具有非常强大的生存力。或者可以表述为“非常进化的细胞”。这种细胞有数亿个,视情况不同甚至可以有数兆个的细胞集团。人类现在连一个癌细胞的全貌还没有完全解明。而要完全攻克癌症,就必须解明癌细胞的全貌。这就需要庞大的时间和科研力。

细胞有核。核有遗传因子。有遗传因子就有癌变的可能。地球诞生 46 亿年,人类诞生 400 万年。癌症是个什么时代的病呢?有日本学者河原诚三,铃木秀治,田川光照在数年前翻译了一本书。书名叫《癌的历史》。由法国国立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历史学者达鲁姆撰写,出版于 1991 年。这本书表明,在瓜哇猿人骨头里和恐龙的骨头里,发现有肿瘤的痕迹。而瓜哇猿人距今是 70 万年。这是文献史上迄今为止最为古老的癌病记录。

而作为文字传下来的癌病记录,则是纪元前 1800 年左右的埃及巴比鲁斯古文书。之后是纪元前 2 世纪的希腊文书里有乳腺癌的纪录。之后的数千年来,人类对癌的本质一直处于不得而知的状态。现在好不容易才知道癌是细胞中的遗传因子发生异变的疾病。这个发现也只是 30 年前的事情。因此从这个角度看,这本书的作者森崎隆认为人类再有 100 年也攻克不了癌症。

1960 年出生的著名消化道手术开刀医,2006 年为棒球明星王贞治行全胃摘除的宇山一朗,写有《日本手术为什么是世界第一的》(PHP 出版,2015 年)一书。他在书中说从癌症患者 5 年生存率的面来看,日本属于世界第一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因为从 1995 年到 2009 年世界 67 国,超 2500 万例癌症患者 10 个癌症种类的 5 年生存率数据来看,日本是非常高的。如肺癌美国是 18.7%,英国是 9.6%,日本是 30.1%。胃癌美国是 29.1%,英国是 18.5%,德国是 31.6%,日本是 54.0%,韩国是 57.9%。

日本患胃癌的人数每年有 13 万人以上,超过大肠癌和肺癌的人数。为什么胃癌多?一个主因是日本人每天摄取的盐分太多。如每餐必有的酱汤,就是罪魁祸首。其次是吃生鱼片和寿司时酱油的使用也是超标的。再次是拉面和袋装方便面。

最近,日本国立研究开发法人“医药基础·健康·营养研究所”宣布,作为日本人食盐摄取源的食品排在首位的是拉面,第二位是袋装方便面。如果将排在首位的拉面的汤全喝完的话,则每天摄入食盐为 5.5 克。第二位的方便面是 5.4 克。而现在的健康标准是控制在 5 克以下。盐分与胃癌关系的学术研究,日本国立癌症研究中心从 1990 年开始,用了 10 年时间,长期追踪 10 万人的饮食生活,得出了食盐摄取量过多,胃癌的风险就越高的结论。这样来看,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日本人将方便面推向世界的同时,也将胃癌推向了世界。

虽然只有 20 多年的历史,但日本是世界上腹腔镜手术的技术开发者。这位宇山一朗既是日本腹腔镜摘取全胃手术第一人,也是日本引进达芬奇机器人第一人,行达芬奇手术第一人。2009 年 1 月 14 日,一位 70 多岁女性胃癌患者,接受了日本第一例达芬奇手术。手术非常成功。这位女性现在还健在。

在日本,前列腺癌的达芬奇机械人手术,国民健康保险在 2012 年已经适用了。这是因为在日本半数以上的前列腺癌手术半数都是机器人手术。而日本消化道开刀医技术精湛,胃癌的腹腔镜手术力量是世界上最强的。所以现在三分之一的胃癌手术还是腹腔镜手术。没有机器人也能做得很好,所以机器人的必要性就减弱了。为此国民健康保险至今未能适用。

日本买进一台达芬奇机械人,大体是 3 亿日元(1800 万人民币),行一次手术,收费现在大体是 250 万日元(15 万人民币)。这个费用当然不便宜,但在日本,胃癌的开腹手术一般是 40 万日元,腹腔镜手术一般是 60 万日元。由于健康保险都能适用,患者仅需负担 30%,所以开腹手术自己负担最终为 12 万日元(合 7200 人民币),腹腔镜手术自己负担最终为 18 万日元(合 10800 人民币)。但癌症手术在日本还有高额疗养费申请补助制度。依据不同年收,其实最终只需要负担 10 万日元(6000 人民币)即可。与开腹的费用并无大差。

达芬奇机械人

提及日本的癌症治疗,当然还有一个话题。荣获国家级的“菊池宽奖”,行医 40 年,日本乳房温存疗法的先驱者近藤诚,2014 年 3 月从庆应大学医学部退休了。退休后他自己成立了“近藤诚癌症研究所”。2013 年他的《不被医生杀死的 47 心得》一书,获得日本东贩评出的 2013 年度十大畅销书的榜首。这年正好是村上春树的长篇小说《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的出版。但近藤力压了村上。最近十多年争议的所谓“近藤理论”,简单明了地说就是癌,太小发现不了,一旦发现,癌症细胞至少有 5000 亿个。该转移的应该已经转移了,不转移的放置也不要紧。有九成的癌症越治疗越短命。越治疗,死得越快。

无论怎样的早期发现早期治疗,从 1960 年代起因为癌症而死亡的比例并没有下降。没有症状,在体检中被发现的癌症,几乎都是不会致命的“疑似癌”。真正致命的癌症都是已经转移的了。再手术切除或抗癌剂的使用都是无意义的。总之,癌症尽可能放着不管,反而能快乐地长久存活。2014 年他又在文艺春秋出版《即便这样还是继续癌症治疗吗》,再次强调了早发早治只能缩短患者的寿命。

针对近藤理论,来自于日本的医学界的批判也是史无前例的猛烈。其中最为著名的是曾在癌研有明病院和东京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肝胆胰外科担任助教的大场大,他在 2015 年出版《智慧的斗癌方法——近藤理论彻底批判》(新潮社)的书中,揭破近藤理论是对患者的“犯罪”,是“诡辩”,是缺乏实证的“谎言”。他举例说,癌细胞增殖是惊人的。1 个癌细胞如果缓慢地经过 50 回分裂的话,体内癌细胞的个数就能达到 1125899906842624 的天文数字。2016 年日本的宝岛出版社还专门出版“别册宝岛”的专辑《近藤诚癌症理论彻底检证》,邀请了 13 名著名的癌症专家,争论近藤理论究竟是“暴论”还是“正论”?化疗究竟是有效还是无效?癌症是无视它的好还是治疗的好?如此等等。虽然这些争论从假说的意义上说可谓五五分,但它显现出来的是日本人对待癌症的一种心态一种文化。

是老年痴呆地死好还是癌死的好?反正要死,还是癌症死的好。癌死是人的最高之死。如何迎接“癌死”,是现代人的一个姿态的表现。日本人正在讨论这些问题。前几年宝岛社出版的一本薄薄的《反正要死,还是癌死好》书,还成了发行 20 万册的畅销书。其实这里就涉及如何认识天命的问题。何谓天命?

100 个人去医院例行体检。

一周后,紧张兮兮的去取体检报告书。总有三五人被医生宣告患了癌症。而且还是晚期。

于是你哭丧着脸,惊魂不定地问:为什么是我?不幸为什么落到我的头上?为什么?

是呀。为什么是我?而不是你,不是他?你想探个究竟,问个明白。但为什么又不能是你呢?为什么一定是他或她呢?

于是,在我你他之间,大家只能面面相视,无语无言。

原来,这就是天命。听天由命。天,谁也不认识,谁也甭想开后门。所以,再有三头六臂,再能搞定一切的人,在癌细胞面前什么也不能作为。只能听老天的偶然裁决。而老天凭什么来裁决你平安,他遭灾?或者,他平安,你遭灾?那就不得而知了。连孔子都不知道。他的好学生颜回死在他的前面,白发送黑发,已令他对“天”产生了不信感。

这就提出了一个终极问题:人类对无孔不入的癌细胞,究竟有办法吗?对此,东京大学名誉教授黑木登志夫似乎说出了问题的真相:“癌症对于人类这样的多细胞生物就是一种宿命。只要活着就无法避免”。

于是,我们在日本看到了二个图式。

一个是 2012 年 12 月 5 日,日本歌舞伎十八代目中村勘三郎死去。新闻报道是说是患食道癌死去的。但是真正的死因并不是食道癌,而是手术后的化疗使得免疫力低下患了肺炎。直接死因应该是肺炎。这里的图式是:化疗→免疫力低下→并发症(肺炎等)。

一个是文章的开首,主治医信誓旦旦地对中村狮童说:立即手术可以完治。这里的图式是:早发现→早治疗→保完治。

与这个图式相连的是工藤进英,这位大肠内视镜治疗的世界权威,秋田县大肠癌死亡率急剧下降,就与他的治疗有关。他在去年写有《不死于大肠癌》(土屋书店)这本书。这位秋田出身的名医,在书中有二个不无得意的宣称。

一个宣称说:大肠癌如果是早期发现早期治疗的话,治愈率是 100%;

一个宣称说:日本大肠内视镜技术世界领先。

确实日本全国有 770 家(限于 2014 年)晚期癌症在家看护的医疗机构。其服务内容有:医生定期访问或 24 小时随时;24 小时接受电话咨询;有需要的话,牙科医生,药剂师,康复师,心情疗法师等可以上门问诊;其医疗行为包括在家可以拍片子,可以做超声波,可以做胸腔穿刺,可以做腹腔穿刺,可以输血。这些诊疗基本都属于医疗保险的范围内。也就是说患者只需支付 30% 的医药费。从这个角度看,尽管人类百年后也未必能攻克癌症,但癌症治疗的进步,生存率大幅的延长,患者 QOL(生活质量)的提升,这道人类黎明的曙光,在亚洲首先是从日本射出的。这正如日本癌症免疫学会理事长,庆应大学教授河上裕说所说,日本“癌症治疗的模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