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罗替尼抗癌故事

各种分子靶向药物的问世正逐渐改变着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治疗局面,无论一线、二线还是后线治疗选择。安罗替尼是一种新型多靶点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已经完成的 II 期临床试验充分证实了其用于晚期 NSCLC 治疗的价值,有望改变晚期 NSCLC 患者在 TKI 耐药或一、二线化疗失败后治疗选择混乱的局面。

赵怡卓教授是上海胸科医院肺内科的主任,多年来致力于肺部肿瘤领域的临床诊治和研究。在赵教授收治的肺癌患者中,唯有 L 先生最令人印象深刻。

「L 先生是一个乐观、坚强的患者,即便是在接受肾癌根治术 6 年后又不幸患上肺癌,……」每当回想起 L 先生的诊疗过程,赵教授都感触颇深。

人生若只如初见

3 年前,赵教授第一次在专家门诊看到了 L 先生。彼时的他,乘着冬末春初的寒风,从邻近的苏州赶到上海,陪伴在身边的是他的爱人。尽管在略显瘦削的脸上写满了旅途的疲惫,但依然可以从谈吐的气息中感受到 L 先生的豁达。

「他第一次到门诊的时候,已经是 T4N3M1a 期,属于晚期了。首诊是在当地的医院,先后做了 PET-CT、活检,明确是左上肺中央型腺癌,而且已经出现双肺内及多处淋巴结转移。所以说,从发现时就已经失去了手术根治的机会。」赵教授不禁叹息道。

L 先生在确诊时从当地医生那里初步了解了肺癌的分子靶向治疗,同时也做了基因检测,检测结果是 EGFR 基因突变阳性——这在无法手术的情况下也算是个好消息。当地医院综合考虑后为 L 先生选择了适合他的第一代分子靶向药物进行治疗。

「但在靶向药物治疗一周期后,病情并未如愿出现缓解;随后又为他更换了培美曲塞 / 卡铂和吉西他滨 / 奥沙利铂两套一线化疗方案,但从胸部 CT 复查的结果来看,都未能控制住病情。放疗也做了,但病灶并没有缩小,反而导致了明显的放射性肺损伤,生活质量急剧下降。」

所以在多西他赛二线化疗三疗程依然没有起色的时候,L 先生几乎面临着没有确切后续治疗方案的局面。

让生命的温度进一步延续

「他来门诊的时候,神情中透露着担忧甚至是绝望,但我又能明显感受到他绝望中抱有的一丝期待和希望。他是从当地医生那里了解到,我们医院正在进行安罗替尼的临床试验,所以就到门诊找到了我。」赵教授介绍道。

经过赵教授的细致评估,L 先生符合研究的入组条件,很快就进入了研究的流程。「在一开始,我并不知道他会分到试验组还是对照组,我事先也跟他和他家人都沟通过,但他们态度很坚定,也遵守了研究的安排,说 50% 的机会总比 0% 要好得多。」

L 先生是一名商人,这次参与临床试验就如同一场风险投资。幸运的是,他的投资有了回报——服药几周后,随访复查发现病灶已得到控制,且毒副反应轻微。L 先生很开心,在家坚持服药的同时,还将许久未曾张罗的生意重新打理得井井有条;工作顺心、爱人在旁、家人关怀,让他渐渐重拾信心和勇气。在研究后期揭盲时,试验组患者名单中他的名字赫然在列。那时,距离 L 先生加入临床试验已经过去 2 年 8 个月之久。

图:L 先生接受安罗替尼治疗前后胸部 CT 对比图

「他说非常感谢我们给他的治疗,但实际上我也是在数据分析基本完成后才知道他的用药情况。」赵教授遗憾地说,「L 先生服用安罗替尼一共 41 个周期,将近三年的时间内病灶都得到了良好的控制。然而后期随访时进行胸部 CT 检查,还是发现了疾病进展,肋骨、肩胛骨都出现了转移,无奈之下只能退出试验。」

「但他还是很感激我们。他觉得在二线化疗失败后,单用安罗替尼就延长了病程长达近三年的时间。这三年,相较于以往住院的日子,他更多的享受到了家庭的温馨、亲人的关怀,这让他和家人都感到万分的惊喜和幸运。安罗替尼的这项试验给曾经面临困境的他和家人带来了希望。」赵教授如是说。

解密安罗替尼研究的背后

L 先生的幸运并非个案。

「从整个 II 期研究的结果来看,安罗替尼三线治疗晚期 NSCLC 相较于安慰剂显著延长了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而且,目前以总生存期作为主要研究终点的 III 期研究也已经揭盲,最终结果非常令人振奋,相信未来产品的上市不仅能够造福于病人,也给临床医生提供了一个新的治疗选择。」赵教授分析道。

在从医的数十年中,赵教授接诊过的晚期肺癌患者很多,大部分患者都会接受三线、四线,乃至五线治疗。「分子靶向药物在使用中经常会面临各种意想不到的突变、耐药等情况,这就使我们不得不过渡到后线的治疗。但安罗替尼这个药对于病灶的控制并不是迅猛急速的,它作用温和、容易耐受,但却扎扎实实的延长了疾病进展的时程。」

「药物治疗的另一个常见问题是不良反应事件的发生。很多时候,严重的不良反应会导致患者弃用药物而影响最终的疗效。」赵教授补充道。「在安罗替尼的临床研究中,患者的不良反应发生率较低,且大部分症状轻微。如手足综合征、高血压、甲状腺功能障碍等常见现象,发生程度均较轻微且可以控制,基本不需要进行特殊的药物治疗处理。」

这可能与安罗替尼采用「服二停一」的给药方式有关。赵教授解释说:「服药两周停一周的做法是建立在 I 期研究的结果之上,可在疾病进展得到良好控制的同时,有效控制毒副反应的发生。在停药的一周内,绝大多数患者并没有出现明显的疾病进展,反而给不良反应的发生予以缓冲,使患者更好的耐受治疗、并从治疗中获益,从而 ** 提高了癌症患者的生存质量。」

对未来的期待

目前为止,晚期 NSCLC 的三线治疗还没有标准的治疗方案。「我们希望安罗替尼成为晚期 NSCLC 三线治疗的引领者,能够在一线、二线治疗失败后,为广大晚期肺癌患者提供一种能够负担的、全新的治疗药物选择。」赵教授说道。

从临床研究的结果来看,安罗替尼治疗晚期 NSCLC 的疗效和安全性已经得到证明,希望该产品能够早日上市、来造福更多的晚期肺癌患者。

正大天晴是集科研、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创新型医药集团企业。盐酸安罗替尼作为正大天晴药业自主研发的 1.1 类新药,计划将于 2017 年底批准上市

作者:大头阿不思
链接:https://xueqiu.com/9185767415/82609031
来源:雪球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